我国民间金融行业将面临发展新机遇

时间:2018-06-29 04:26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张海洋

中研网讯:

  广州、佛山、成都、武汉……同样的场景正在全国各地上演。这类以民间金融街为代表的民间资本正规化进程,正为广大民间金融机构提供示范。

  事实上,不论是开设民间金融一条街,抑或是对小贷公司、P2P进行规范,都是针对民间资本阳光化的有益探索。可以预见,曾经暗流涌动的民间资本“浮出水面”将是大势所趋。

  民资“走上台面”重在引导

民间资本相关研究报告

2014-2018年中国银行业市场竞争分析及发展趋势预测报告 2014年5月 2014-2018年中国手机银行行业市场深度调研及投资价值分析研究报 2014年5月 2014-2018年中国私人银行服务行业深度研究及市场投资风险咨询报 2014年5月 2014-2018年中国私募基金行业深度研究及市场投资风险咨询报告 2014年5月

2014-2018年中国私募股权行业深度研究及市场投资风险咨询报告 2014年5月 2014-2018年中国信托投资行业竞争格局及投资战略研究咨询报告 2014年5月 2014-2018年中国信托投资行业发展前景分析及投资风险预测报告 2014年5月 2014-2018年中国支票行业深度研究及市场投资风险咨询报告 2014年5月

2014-2018年中国消费信贷行业深度研究及市场投资风险咨询报告 2014年5月 2014-2018年中国消费贷款行业深度研究及市场投资风险咨询报告 2014年5月 2014-2020年中国寿险行业市场调查与产业投资分析报告 2014年5月 2014-2020年中国汽车保险行业市场规模预测及投资分析报告 2014年5月

  目前由政府层面推动的民间资本阳光化大致以“民间信贷服务中心”和“民间金融街”为代表,这两种形式均已在全国一些地方出现。以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为例,去年12月,福建泉州下辖晋江市建立了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;今年4月,黑龙江省首家民间信贷服务中心落户肇源县;今年3月温州出台的《民间融资管理条例》则明确建立大额民间借贷“强制登记”制度。这些登记制度的初衷就是为民间借贷双方的直接交易提供登记、备案、中介撮合、融资对接等综合服务。

  除了政府主导,还有一种由协会带领推动的“第三方模式”。这种模式已在四川成都推行,由四川省中小企业信用与担保协会民间融资与担保分会所倡导。该模式中,第三方公司作为中介引入借贷双方,提供担保服务。中介服务机构为资金方和融资方提供信息,并撮合双方需求达成交易。同时,第三方担保公司为融资方提供担保,可以为民间借贷设置一道“防火墙”。中介机构不吸储、不放贷、不经手客户资金,仅作为“独立第三方”为双方牵线搭桥,收取居间服务费。中央财经大学教授黄震对该模式的评价是:“在行业协会的带领下,通过市场运作方式,打造了一个民间金融市场,集约化程度和专业性都非常高。”

  在山东,由实力民企发起成立民间资本管理公司、民间融资服务公司,让资金在民营企业之间进行良性流动。这批民资管理公司有别于传统民间借贷松散、量小的特点,主要对接一些资金量相对较大的投资项目,探索让民间资本投入更多的领域。

  应该说,由政府、协会层层推动,整合民间资金,引导借贷行为公开化、规范化,强化了对民间金融市场的有效监管,具有一定积极意义。但是从各地实践来看,通过上述渠道“阳光化”的民间金融机构所占市场份额并不大。比如,公开数据显示,截至4月17日有30家民间金融服务企业进行了备案登记,而温州目前提供资金撮合等业务的公司至少数百家,其他大多数企业要么正在申报,要么处于观望状态。再比如,四川民间借贷机构或产品中带“理财”的公司逾500家,采用“第三模式”的机构约60家,“阳光化”的民间借贷占比不足20%,大量的民间借贷依然在地下运作。

  究其原因,还在于民间借贷数量众多,资本逐利的惯性致使其一直游走在灰色地带。针对这种现状,一个普遍的建议是“疏堵结合”,即对于地下钱庄、从事非法放贷的担保、典当公司等予以严厉打击之外,还应该加强宣传,通过优化民间借贷服务,引导更多民间借贷机构自愿走上台面。

  自律与风控必不可少

  民间金融“阳光化”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——通过正规操作使地下金融浮出水面,大大降低企业融资成本;规范化的民间借贷弥补银行贷款不足,盘活中小微企业;增加居民财产性收入,让老百姓的闲钱在流动中增值。然而,无论是哪种模式,信用是这个行业的生命,如果运作不规范,再好的模式也只是空谈,毕竟天使与魔鬼往往只有一步之遥。

  规范经营、风险可控是民间借贷阳光化的保证。“当前民间借贷市场逐入深水区,风险无处不在、无时不有,但是只要我们控制住了风险,民间金融就会得到政府的支持,才会可持续发展。”一位业内人士如是说。经过备案之后,资金来源与资金去向阳光、透明,他们所从事的业务就能接受监管。在监管之下,他们的身份也将获得认可,所从事的业务也能得到保护。

  针对行业风控问题,有“三条红线”不能触碰,即理财中介机构不碰资金;利息一定不能超过银行基准利率的四倍;一定不做虚假宣传,这在行业内已成共识。值得注意的是,为加强行业自律与风险控制,上述协会于去年8月出台《关于规范投融资理财会员机构民间融资中介服务的指导意见》,从协会自律层面强调行业规范与安全的问题,这是全国首份规范民间投融资理财行业的指导文件。与此同时,针对信息不对称所导致的民间借贷风险高发情况,该协会还组织了民间投融资理财机构进行信用评级,目前已有20多家机构参与评级。

  民资春天将近

  应该说,随着金融体系改革的步步深入,民间金融行业必将面临新的机遇。3月1日,我国首部地方性金融法规《温州市民间融资管理条例》及其《细则》正式实施,这标志着民间借贷步入阳光化。

  再从政策环境看,无论是中央还是地方,引导民间资本进入实体经济正进入实际操作阶段。以四川为例,今年四川省确定了500个重点项目,总投资达2.88万亿元,年度投资4151亿元,资金需求量大,其发改委相关人士也明确表示将继续加快金融改革,拓宽民间金融业的投资领域和范围,引导民间资本进入实体经济,加快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。

  可以预见,随着集政务、中介、融资等服务于一体的平台逐渐建成,规范化的民间金融机构将以强劲势头提供不可小视的融资服务。它同时也意味着,民间资本要生存发展,就不能延续无序竞争的“地下模式”,必须依靠企业自律、以同台竞技的方式为客户提供服务。